如何帮助被性侵害女童远离“二次伤害”:儿童利益最大化

发布时间:2017-12-28    来源:中国企业口碑网    

 
   企业口碑网(qykb.cn)讯:

  2017年12月9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儿童福利研究中心副主任兼信息部主任张柳应邀接受中国妇女报的采访,针对四川省成都市公、检、法及妇联、教育各方形成合力,基于“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处理未成年人被性侵案件进行专家解读

  2017年12月9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儿童福利研究中心副主任兼信息部主任张柳应邀接受中国妇女报的采访,针对四川省成都市公、检、法及妇联、教育各方形成合力,基于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处理未成年人被性侵案件进行专家解读,提出建立现代儿童保护制度,既需要法律和政策的完善,也需要落实到社区的专业化工作人员培养体系和跨部门联动的多方合作工作机制的建立。我国儿童保护制度面临的紧迫任务,就是建立专业化、精细化的现代儿童保护体系,注重儿童保护工作专业人员培养,将法律原则具体化地在实践中执行起来。

  案例介绍:

  今年4月初,13岁女孩王悠(化名)在离家出走的48小时内遭遇一六旬陌生男子多次侵害,且致使王悠怀孕。近日,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院判决犯罪嫌疑人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现王悠已重返学校,生活一切安好。

  该起案件发生后,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及妇联、教育局等相关部门,以及律师、记者、心理专家等知情个人都遵循了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办理、审理此案,并为女童重返社会生活给予了必要支持。与受害儿童接触的多位公职人员都以保护作为首要意识。

  案件调查期间,民警没有开警车、穿警服,刻意保护王悠的隐私。在王悠需要到医院进行相关鉴定时,民警也全程陪同,多次往返,保障其权益。

  检察院在办理王悠案件时,除主动为王悠申请了系统内相关帮扶基金一万元以外,还发函教育局,请求为受害儿童上学给予支持。

  四川省妇联知晓后第一时间委托市区妇联关注受害女童,并协调相关部门予以支持。成华区妇联副主席为了避免对号入座,就报道中受害儿童现入学学校的具体名称及校长姓名是否公开,与记者进行了细致的沟通;同时,委派心理咨询师进行心理辅导,充分做好权益保护工作。

  教育局对此十分关注,校方为做好言论控制,仅限于校长和副校长知晓该案件,并破例接收受害儿童,且为其制定相应发展规划。同时,该校因此案件正在思考智障儿童的自我保护课题。

  心理咨询师在对受害儿童进行心理干预的同时,也对其家长进行心理疏导。并指出此起一次伤害(与创伤事件直接有关的身体和心理伤害),二次伤害(由伤害带来的伤害)可能会更为猛烈地冲击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这些二次伤害大多来源于身边人对于伤害事件的态度判断与处理方式,其中,影响最大的角色便是陪伴在旁的父母。

  以受害人为中心,基于儿童优先,儿童利益最大化专家进行了相关解读。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上海市未成年人法研究会会长姚建龙

  以同心圆论来阐述未成年人保护的多部门协作机制,即以未成年人为中心,所有相关职能部门从自身职能出发,形成保护的合力,促进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的实现。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儿童福利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柳

  儿童作为弱势群体,承受了太多不可言说之痛。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我国的法律和政策还缺乏相应的准备,用一种非常粗旷的政策体系,来应对不断发生的儿童问题。儿童优先、儿童利益最大化,只流于原则性的规定,没有转化为具体实操中的工作流程的和行动指引。
 

  根据国际经验,建立现代儿童保护制度,既需要法律和政策的完善,也需要落实到社区的专业化工作人员培养体系和跨部门联动的多方合作工作机制的建立。仅拥有700万人口的美国新泽西州,就有7000个公务员专职负责保护儿童并实施有关的儿童福利,法律规定儿童受到虐待发现一小时后公务员就必须赶到现场。

  当前,我国儿童保护制度面临的紧迫任务,就是建立专业化、精细化的现代儿童保护体系,注重儿童保护工作专业人员培养,将法律原则具体化地在实践中执行起来,让儿童优先、儿童利益最大化不再飘在空中,早日落地生根。

  从上述案件处理过程来看,每个相关部门及公职人员都尽其所能地为孩子的成长考虑,让大家相信,孩子是可以被世界温柔相待。

  

/

   统筹: 江涛 王阳

  本文源自: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 儿童福利研究中心

【广告】

热点文章